欢迎访问:   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
首页 前沿村 前杨 前杨村 前郢 钱郢 服务热线:
    推荐业务

前沿村

前杨

前杨村

前郢

钱郢

前郢子

前宅

前张村

 

    老柳 安徽商报

  老柳只要半边身子活着,它倚着一条小河,垂下不算年轻的丝条。

  被光阴熬煎久了,老柳背阴的躯干,被虫子蛀出浮泛,每到春天,只要一半枝头吐青。叫破柳有不恭顺的意味,好像暗地里称郢子里的四姑娘为破鞋,欠好听的不只是名声。叫破柳的另一层意义,估量也有吝惜的成分。

  老柳曾是河滨一景,粗壮虬扎,它的子孙遍及小河两岸。四月绿烟初起,柳絮飞扬,款款然然里都是斑斓。柳根扎在河埂边,小流摆动,引鱼惹虾,添加了河水的活泼。河滨糊口的村人,采柳阴,看柳芽,知季候,小日子过得滋养。破柳是后来的日子,郢子里的人算得出岁首。听说一个暴雨天,电闪雷鸣,劈雷中一道白影,从柳的躯干里蹿出,高过人头的处所,留下有焦煳味的树洞,老柳自此成了破柳。白叟们绘声绘色,说那条白影是蛇精。

  老柳有奥秘之气,几人抱不外来的躯干,爬满皱纹般的印记,树洞边各色甲壳虫,闪灼金属样的荣耀,细雨事后还会发展菇子,拾回家就是一顿美餐。况且高高的树头上结满鸟巢,听鸟鸣叽喳。下河洗澡少不了的,破柳的根伸得长,沿着它去对岸不费气力,须根温和多情,贴在身上如穿了内衣,光屁股也不显得羞怯。我自小就和虫、鸟等小动物们亲,常盯着破柳的树洞出神,恨不得能从中钻出个把怪物来。

  来柳边的还有四姑娘,她孑然一人,常对着柳树自语。我躲在一旁偷看,四姑娘标致,白白面目面貌,齐腰长发,和郢子里的姑娘截然两类人。四姑娘到柳边多是闲动手的,她端详着柳,眼睛闪闪发光,常常一呆半个时辰。那时我还不晓得,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的诗句,更不晓得四姑娘在柳下,和郢子里下放知青约会的事,只是远远地感应四姑娘也如一棵柳,异乎寻常。

  儿时猎奇,我对柳洞感起了乐趣,常想爬进去探个事实。四姑娘也是想的,我不止一次看到她,拿着长长的毛竹竿向洞里捅,招得飞虫们狠追。也不知何时,柳一夜间成了神树,七里八村夫对着树洞跪拜、放鞭炮,临走时还要从树下拣些颗粒,明明是虫屎,却看成灵丹妙药,活宝物般带回。

  柳没被跪拜多久,就被看成封建迷信砍倒了。我赶去看热闹,好大的一棵树呀,躺在地上。树洞漆黑地盯着河道,拐着弯顺树干而下,空空的树干仅剩下厚厚的皮层,里面是虫粪和爬动的虫子。四姑娘也夹在人群中,她俄然捧首大哭,树洞里有一口封紧的瓶子,装着一条薄纱巾。纱巾是她和知青的信物,知青送给她,她在知青返城时又归归还了。知青封紧了,再交给柳珍藏……

  小河仍在不断地流,两岸的柳烟升降不尽,柳是破柳的子孙,絮是破柳的言语。现在仍有人守着,四姑娘已老得不成样子,鹤发如絮,更是一棵齿豁头童的柳。

http://fittritiondc.com/qianyingzi/77/

  版权所有:   
地址:  邮箱:
电话: